铃木爱理

铃木爱理

至于论暴寒之寒,与伏寒已变之寒,自是相违。阳明病,本自汗出,医更重发汗,病已瘥,尚微烦不了了者,此大便必硬故也。

下利心烦,故以此方先治上焦。 凡看伤寒,不可以厥逆便断为寒,必须以脉兼证参之,方知端的。

甘草干姜汤见烦躁。中焦有痰火,寒凉抑遏,每多呃逆。

又得之二三日,病尚浅,比之前证亦稍轻,故不重言脉证而但曰微发汗,所以去细辛,加甘草,是汗剂之轻者。例如热病,初起不咳,后致咳,皆因热邪伏于肺胃,要先清其所伏之热邪。

而同禁桂枝,同用麻黄甘草杏仁石膏汤。若头项强痛,恶寒发热,每日如此,不可以日数多少,病尚在太阳经,正宜发汗,要在随所见者,表里而治之,不必拘于日数也。

故治无汗发热,不论日数,须善为发汗。 《金匮》云∶病者身热足寒,颈项强急,恶寒,时头热面赤目赤,独头动摇,卒口噤,背反张者,痉病也。

Leave a Reply